【UL】黑色祈禱詩。

CP:雪莉X多妮妲
完整收錄於CWT32出刊的「我的名字是多妮妲。」(多妮妲中心本)
同樣讓我廣告一下,預定頁請走→ 這裡。
【黑色祈禱詩】

  她在一場由王室舉辦的宴會上遇到了他。
  她已經很有名,黑寡婦那些、表示出她是會為丈夫帶來不幸的女人;但即使如此,雪莉‧沃肯的名號還是在上流社會中屬於被人竊望的一部份──精緻的小臉與少女般的羞澀,不論她看起來是不是僅是她外表所展現的,她仍然有著吸引人的魔力。
  宛如魔女。
  他指著她這樣說:「妳是魔女、對吧?」
  雪莉就為了這樣的一句話又墜入愛河。

  雪莉與那位少年起舞,不自覺地隨著那位的腳步而跟著移動,她不是很習慣能與對方視線平行的感覺,但是對方的青澀並不會讓她覺得討厭。
  或許是因為,對方是把她當一個單純的人在看她,並沒有其他的眼光。
  沒有把她視為一個什麼,只是因為她是她。
  她沉浸在這樣的平靜之中享受音樂,已經很久不曾如此。

  頓時,一個尖銳的高音打破了這個情緒。

  雪莉隨著眾人的視線一齊抬頭,只看到那個張狂的紅色出現在純白的樓梯中央,地上匍匐著抱著自己染血手臂的男人。
  「憑你也想碰我,不覺得自己不夠資格嗎?」
  多妮妲踩著緩慢的步伐從樓梯上下來,手上還拿著滴著血的玻璃碎片。
  眾人隨著她的移動而散開,彷彿知道那是染毒的餌,再豔麗都不願靠近;但多妮妲也不介意,她走到放置著餐點的桌前,欣喜地挑選著每個細緻特別、看起來甜美無比的糕點,一邊用纖白的手指將之放入口中,微微瞇起的眼睛像是很滿意似地。
  周遭的人都互相竊竊私語,雪莉忍不住用手揪緊了胸前的衣服,彷彿感覺到在胸膛裡面的東西真正地跳動起來。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在她的胸腔裡只有負責全身體液流動的液體交換器,而這東西跳不跳並不會影響她活著這件事。
  雪莉捧著她不存在的心,小心地一步一步靠近因為甜點而滿足的多妮妲。
  「嘿、妳不吃嗎?」注意到她的接近,多妮妲舔了舔手指上的碎屑,一邊拿起旁邊裝著馬卡龍的盤子遞給雪莉,「我覺得還不錯,雖然還是比不上在博士那邊的味道,但是應該差不了多少。」
  「我不吃東西。」雪莉藏起顫抖的指尖,假裝一點也不在意地撇過頭,「與其吃那些小女孩似的糕點,不如喝酒還比較有意思。」
  「是喔?」多妮妲聳了聳肩,將遞出的盤子收回並把上面的馬卡龍一掃而空,一邊物色下一件有趣的吃食,「博士說參加舞會是還要跳舞的,不如等等妳跟我跳吧?」
  突如其來其來的邀請讓雪莉有些喘不過氣,「和我?這種社交舞都是男女一起跳的,妳只要站在這裡等男人來邀請妳就好……」
  「我不要。」多妮妲回頭、金黃色的頭髮隨著離心力散開,紫色的雙眸映照出強烈的厭惡,「跟男人這種事怎麼想都噁心。」
  「!」聽到這句話的雪莉只能愣在當場,周遭彷彿突然被真空包圍,再吵雜都聽不見聲音。
  「怎麼了?妳不覺得嗎?」笑著執起雪莉的手,多妮妲自在的拉著對方轉了一個圈,「那種骯髒的事情我才不稀罕呢,只要有甜點可以品嚐我就滿足了,最多最多就是聽博士說幾個有趣的故事,然後把看不順眼的東西都送進地獄,這樣不是很棒嗎?」
  多妮妲越說越開心,她鬆開雪莉毫無反應的手一個人獨舞,反正經過方才的事之後也沒有人敢靠近她;多妮妲以自身為中心創造了屬於自己一個人的舞台,她是舞於其中的女主角。
  「哈哈哈哈。」高亢地笑聲隨著一個個迴圈而越顯大聲,「因為這個世界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雪莉看著那抹舞動的豔紅,突然湧起一股想破壞的衝動。
  她嫉妒那專屬於她的天真與任性,但又同時為這樣的她而癡狂。

  她情不自禁地飲下更多宛如血般的深紅,在身體裡感受如她般熾烈的鼓動。

──to be continue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