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Canary in Cage

CP:凱倫貝克碧姬媞

試閱文,完整收錄於《He & She & Maybe It》

  仲夏的夜晚,在羅占布爾克一處豪華住宅中似乎是感覺不到屬於夏天的悶熱,許多拖曳著裙擺或是穿著正式的男女客人們正優雅地低聲交談。三三兩兩,這些人一群一群地或悄聲聊著,或挽著舞伴隨著音樂緩慢地共舞,享受著由城內最富盛名的樂團演奏出的音樂。
  這是由愛爾史塔多家族所舉辦的舞會。即便其頻繁地使人生厭,卻沒人可以拒絕埋藏於其中的奢華與地位;畢竟是社交圈的盛事,牽涉到利益交換與結黨拉攏,權力的誘惑像一盞燈,他們因為是飛蛾所以撲火。
  ──希望能夠與愛爾史塔多家族攀上關係。那便是出席宴會的男女心中共同的綺想。
  不過,直到舞會最後一首圓舞曲畢,伴著逐漸逸散的音符、跳舞的男男女女紛紛停下他們腳步時,卻遍尋不著舉辦這場宴會的主人。
  理應在這時出面招待的女性,不見其人。

  「嘿,妳聽到了嗎?」他勾起笑容,附在她耳邊輕聲說著。
  花園的一角,深紅色玫瑰花叢遮掩之處,交纏的四肢從枝葉末端延伸出來。

  「……正確來說,應該是沒聽見什麼吧?」她纖細的手腕環在他的項頸,塗抹在該處的獨特香水味從後方襲來刺激著他的嗅覺;那並不是玫瑰的味道……男人偏頭猜想,或許是來自於深淵中的紫羅蘭,在不合適的生長環境下染上的悽苦不甘?或是盛夏夜晚的月下美人,只有在靜謐的深夜才能一嘗的芬芳。
  不過都不是,男人直覺應該是一種更為……陰暗、鬱悶的氣味;即便女子表現得熱情,他還是從她的肌膚上摸透了一股由內而外的寒冷──但這與他無關,他無視包裹住女子的那股豔麗中的絕望。
  於是他輕笑。
  「唔、怎麼說都對。聽見什麼或是沒聽見什麼,都是一種宣告不是嗎?」他的手滑過她的背脊,平時用來按弦的手指或輕或重地勾勒著她的骨線,像是在數數、或是在找尋與她的愉悅共鳴的恰當位置。
  「用字要精確,這可是我們上流家族的優良傳統呢。」她同樣也輕聲笑著,邊伏在他的頸微喘著氣,「不過你說得對,騷動的聲音是已經到了我該聽到的地步了。」
  女人撐起身體,隨意且慵懶地整理起自己的儀容,沒有被梳起的髮絲垂落在兩頰邊,因為汗水的關係微微貼著,夜風襲來,她無聲冷顫,於是男人拉過一旁的襯衣替女子套上,細長的手指仔細且無遺漏地將所有釦子都處理妥當,然後幫女子將髮絲整理在耳後,感嘆說道:「妳知道嗎?我真想吻妳。」
  「噓。那可是禁止事項。」女子俏皮地以手指抵住男人的唇,「倒是……你不打算結束嗎?」
  「噢、我還以為妳已經忘了這件事了。」

囚鳥
作者:潔子花


  「禮服與微笑可是女人的武器啊。」
  彷彿凋零的花,鮮艷已久的花瓣總會在某一天黯淡而殞落──在凱倫貝克眼裡,碧姬媞已如被用作花占卜中的最後殘片,只等著詢問之人說出所求的關鍵,然後將花瓣揉碎。
  「凱倫貝克,束縛住我的是名為愛爾史塔多的鳥籠,你要怎麼樣剝除根深於我血液中的存在呢?」
  看著碧姬媞的微笑,凱倫貝克終於想起來那樣的味道是什麼了。
  ──沒藥,死的馨香。保護的是已死之人。
  「……原來如此。」想透這一切的凱倫貝克也笑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親愛的碧姬媞,妳所不知道的是,妳本身即為鑰匙。」

-To be continue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