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共生關係。

CP:卡希姆X阿里巴巴
給阿玥姐姐的生日賀文
  阿里巴巴在奔跑著。
  髒亂不堪的巴爾巴德貧民窟,充滿了自甘墮落或者不得不墮落的人們。
  阿里巴巴穿過這些人、逕自地奔跑著。

  一旁的卡希姆看著一閃而過的金色殘影,有些迷失。


  「欸欸、」被拉住臂膀,「你說,瑪麗安姆的生日是?」
  「……我不知道。在這種地方誰還會去記住那種事。」
  「那……就訂今天好不好?」
  「為什麼要訂今天?」
  「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啊,一起慶祝什麼的不是很好嗎?」
  皺眉看著笑得開懷的傢伙,或許永遠都不會了解的是如何可以那樣地笑。
  「才不要,為什麼瑪麗安姆得跟你這傢伙同一天生日?」
  「就說了、」用力地拉住對方、拉著與自己一起向前奔跑,「因為一個人會寂寞,所以兩個人的話就不會了!」

共生關係

  「這邊──」大聲叫著,阿里巴巴邊迅速地衝過小巷,並一頭鑽進堆棄在貧民窟中心的垃圾堆之中,忍受著惡臭與髒亂,他努力地像是在潛水一般將自己深深埋入。
  呼吸到的空氣盡是酸腐,就像居住在此處的人對自己的認知一般。
  但阿里巴巴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他在這個地方早就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密道,每個都是他在這城市中泅泳的痕跡。
  還沒整個人鑽進去,雙腳就被隨後追上的侍衛拉住,且被用力地向外面扯出,強迫小小的孩子離開屬於他的庇護地。
  金色的頭髮染上了灰與垃圾,但侍衛眼中仍然透出下流念頭。
  「小子,倒是很會跑嘛。」壓制住男孩的雙腿,侍衛將宮庭配置的小刀抵在對方的頸子上,施力讓其留下一道血口以示警告,「像你們這種骯髒的東西,就應該安份地待在特別為你們準備的地方。」
  「不要。」用力掙扎,不顧那把似乎隨時都想取他性命的刀子,「我沒有偷、我什麼都沒拿,明明是自己弄丟了不要賴在我身上!」
  「哼、天曉得你藏到什麼地方去了……得要仔細檢查才行啊……」
  粗暴地扯下男孩的褲子,還來不及做些什麼,原本正在動作的身體卻歪斜地向旁邊倒下。
  「啊!」
  「啊什麼啊。」搧了對方腦袋,持著棍棒的另一位男孩站在方才那位侍衛站的地方,「你好歹也掙扎得努力一點,那樣能看嗎!」
  「真要說的話、都是卡希姆你太晚出來了。」毫不在意地將自己的褲子拉上,將過長的衣擺圈起來打了一個結,阿里巴巴熟練地翻起地上的人的錢袋,「就說我沒拿了吧。看我把它藏起來……」
  「……」瞇眼看著阿里巴巴的動作,卡希姆假裝不在意地用腳踩了踩對方將錢包埋起來的地方,「這樣的話,到時候還不是賴在你身上。」
  「等到那時候,我再跟他說他自己在這裡弄掉就好。」拍了拍手將灰塵拍落,「反正,除了我之外也沒人知道在哪、不會被拿走的啦。」
  「你不把我當人啊。」再次搧了那金黃的小小腦袋,卡希姆手扠著腰,一臉人小鬼大的樣子,「萬一我拿走了,再誣賴是你偷了他錢包?」
  「你不會的啦。」
  那笑容讓他覺得萬分晃眼。

  「我們是好朋友啊!」
  卡希姆反而皺起眉頭。


  夜裡,卡希姆輾轉難眠。
  看著四仰八叉睡著的阿里巴巴,一邊把對方的腳推離自己的肚子,一邊慢慢地爬起身來。
  騷動的聲音驚動了房內的另一個人,才抬起頭來就對上了那一樣明亮的雙眼,「睡不著嗎?」溫柔的語調讓卡希姆一下卸下心房,卻在那瞬間之後開始厭惡起安於現狀的自己。
  「……只是想出去走走。」
  對方像是了然一切地頷首,隨即又躺下身來,因為氣溫變化染上的風寒長時間下來不見好轉,幾乎是連撐起身體的力量也沒有,只得再叮囑,「記得多加件衣服,不要太晚回來。」
  那樣的輕聲問候就像暖風一般拂過卡希姆。

  也許他的特質是源自於她,他是這樣認為。


  ──但是,太乾淨、太美好了,相較於他,自己反而……

  揮開這樣的想法。
  光是這樣想著好像就顯得他更加污穢一樣。
  即便在夜色中不自覺地便晃蕩到早些時候發生事情的地方。
  看著那個明顯的腳印,卡希姆猶豫不決。


  「嘿、早安!」
  每一天的早上他們都一如往常,在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街道住戶間奔跑著。對於他們這個年記的小孩子來說,能夠盡情玩樂的時光有限,比起快樂,他們更快學習到的是如何面對現實。
  所以才會耽於任何一個可以放心大笑的時光。

  在他們之中,被陽光照耀的金黃依然耀眼,數不清的細絲在陽光的穿透之下閃爍。明明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貧民窟出身的孩子,那個傢伙卻如此不同。
  憑什麼?為什麼當他們活得像是低賤的螻蟻時,卻還有人可以對每個明天抱有希望?
  皺眉看著這一切,卡希姆每當望著阿里巴巴的笑臉都不自禁地握緊拳頭。他不知道是出於嫉妒還是羨慕,總之就是對於可以在這個地方還能真心笑著的他非常不滿。
  即便他也都向對方報以微笑,但他總覺得他們的嘴角勾起的是不同的幅度。

  「卡希姆!」才正想著,小小的身影便衝撞上來,一把將他撞翻。
  「幹嘛啦莫名其妙。」伸腳踹開那小子,看著對方不似平常的樣子,卡希姆有些不解,「為什麼……」要哭?
  「媽媽……」
  光這兩個字他就了解一切。

  終於在那個小臉上不再看到任何笑容,卡希姆以為他會滿意於這個狀況──一種接近報復般的快感,證明不是只有自己才會不幸──卻發現自己比起看著有人幸福的笑,更不能接受的是那個傢伙開始對明天失去希望。
  『混帳東西,帶領著他們向明天走去是你的工作,而對於每一天哀聲咒罵是我的工作才對。』
  他默默地將這一切不適的情緒歸類於分工不均,只是因為看不慣而已。

  「喂、起來了。」
  拉起對方的手臂,卡希姆感受到來自於對方的那股沉實重量。一直以來輕盈的他,終究還是在失去了翅膀跟魚鰭之後只能殘喘於地面嗎?
  ──也好,這樣他們終究是一樣了。
  「不要再哭了,快找個好地方讓她安息吧。」
  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卡希姆便伸手拉起那個曾經身體柔弱無骨、但意志如鋼鐵般的女人,他的……也是他的母親。
  「起來、不然就閃邊。」
  大人的重量壓得卡希姆幾乎撐不起自己的身體,但他認為他現在不可以倒下。瞥見一旁也在哭泣的瑪麗安姆,他更堅信這點。雖然不曾將對方當成自己的弟弟,可是現在他願意擔起屬於哥哥的責任。
  「只剩我們了,給我堅強點。」


  草草結束了喪禮,出席的只有三個半大不小的孩子。
  啜泣的瑪麗安姆以及悲痛的阿里巴巴,卡希姆卻是一滴眼淚也留不出來。
  「……之後,就要靠我們自己了。但我會照顧好你們的。」
  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話,卡希姆雖然心裡有些許想法,但對於未來的藍圖他尚且只能畫上幾道線條。
  他一直不具有對未來想像的能力,那是阿里巴巴的專長、不是他的。

  但是會有辦法的吧?只要有他們兩個,一切都沒問題……對吧?
  依賴著光明的他,與沉入在黑暗中的他。完美的共生關係。

  「終究有一天,你會發現我一直都在背叛你吧。」
  看著阿里巴巴低垂的背影,卡希姆無聲地開口。
  「不過,也因為有我的惡,才能彰顯你的善啊……」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