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Fairytale

無CP。多妮妲中心。
獻給永遠的ScaletQueen──多妮妲
Fairytale

  嚓沙、嚓沙──
  裙擺劃過葉子的聲音在森林中響起。
  本該無人的、屬於魔物的聖域,如今多了兩位外來者。
  身穿紅色洋裝的少女疾走在森林陰暗的小道上。伴隨著她的步伐,地上一片片落葉被踩碎的輕脆聲不曾間斷,那一點一滴的微弱聲響彷彿是葉片為了最後一刻的生命在哀鳴,在最後的一聲鳴響而後回歸塵土;不、被踩在腳下的也不一定只是死物,生嫩的蕨與剛冒出頭的蕈類也同樣被踐踏,而已經沒有任何氣息但仍然溫熱的魔物屍首也被少女無情踩過。
  她才不管那些。
  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決定自己命運的生物,再怎麼樣也只是次等品而已。
  道路在樹林間的痕跡並不明顯,興許是因為幾乎沒人活動的關係,蔓生不息的自然便將人類存在過的痕跡抹去,僅留下些許殘片;而再之後又被延伸的綠意覆蓋,直到再也辨識不清的文明紋樣縫中已經冒出點點鮮苔。
  生命僅是如此,不論過程、在最終便會凋零──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但可惜她不是。

  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看著那樣的綠。
  『如果在陽光下觀賞的話應該很美。』
  少女忍不住這樣想著。她曾經在其他地方看過類似的景象,光透過綠後灑在地上的影子是她忘不了的美麗,那像是奔騰在她人工血管中的顏色,瞬間的錯覺讓她彷彿擁有生命一般的力量。那是不同於現況的……激情?無從分辨這樣的情緒,博士並沒有時間幫她把所有的反應都歸類出一個名詞,她只知道,被隔離在日光之外、無法辨識出方向中的黑總是激起她的厭惡,即便在這個當下意識仍屬於她、而非僵硬地躺在工作檯上茫然著不曾存在過的夢,她還是感覺到渾身不適,想盡早離開。
  『黑暗果然還是太可怕的事情……』
  這個秘密她並沒有對誰說過、就連博士也不行。畢竟在脫口而出自己對黑暗感到困擾的那瞬間彷彿也間接承認了她有某種缺陷──這是不被允許的──如果承認了這點,那便代表黑暗會再一次降臨。
  『好可怕。』
  在腦中的資料庫確實有把這種「想法」命過名。但總是覺得這兩個字不及那種被挖空的感覺的萬分之一。
  原本想裝作不在意,但無聲的嘆息還是逸散在空氣中。
  繼續摸索前進的方向,利用縱橫交錯的獸道作為指標,小心地避開與其他生物的衝突。看著這些新留下的痕跡,少女在略為思考後伸出右手向後方示意,警告著在後方的人暫停下步伐並專心地側耳傾聽。
  ──什麼都沒有,只是風吹過葉子的沙沙聲。
  「……看來連那些貌似沒有智商的傢伙都知道要離我們遠一點。」自言自語著,少女逕自又踏出一步往前方邁進。「跟好。我可沒額外的體力照顧你。」
  紫水晶色的眸反射出背後的僵直人形,卻忽略了遠處一閃而過的暗色影子。

  看著無光的路徑,少女的心思回到不久前的那一次……
  『妳做得很好,多妮妲。』
  領受了誇獎,但一次任務都沒有成功達成?她實在無法輕易地接受這樣的安慰。被製造出來的、為人所用的自動人偶就應該要有她的用處。雖然不比過去黃金、薄暮時代那般有那麼多特別功能的自動人偶可以為主人付出,不過她一直相信以博士的技術構築出的、屬於她自身的能力,應該是可以完成各式各樣的任務才對,而不是一次次的失敗。
  「應該要找到的……明明應該會有的,為什麼就是找不到呢?」
  已經一個遺址換過一個,雖然在這之中也找到了不少可以被稱之為「珍貴的技術成果」一類的東西,但是那些都不是目標。畢竟透過博士的表情就可以知道,瞬間在臉上的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切,那些偽裝後的話語反而更是諷刺她的無用。
  『如果能找到就好了。』
  不只一次這樣想。但到現在也只是想而已。

  甩開不必要的想法,多妮妲繼續走著,並刻意忽視身後一直傳來盔甲磨擦的聲音。雖然已經告訴自己不需要在意,可是伴隨著無名的煩躁,少女臉上的表情也愈發猙獰。
  「喂、你就不能夠小聲一點嗎?」
  彷彿理所當然般地向後方的人發了火,偏頭甩開的金色髮絲在空氣中彷彿是閃電一般,「你這麼吵,萬一被魔物或是其他人發現了我們的行蹤怎麼辦?說不定也有著其他人在找尋法典啊!」
  說是這樣說。但多妮妲自己也知道,並不會有其他人跟她找尋著一樣的東西的;畢竟這些過去文明的廢棄地已經不適合任何人類前來探索,能夠好好地、仔細地搜索這是只有如她一般的自動人偶才能辦到的事。
  她想她只是想把這股莫名的煩躁發洩在某人身上而已,不論對象是誰、只要能代替她承受這股情緒就好:「明明就跟我一樣是自動人偶,可以表現得更好一點嗎?看你這樣子我都不自覺感到羞愧了。」
  用著自己所學到最接近惡毒的方式罵人,卻一點都沒有快樂的感覺。
  「什麼嘛、毫無反應,真是無趣到不行……」簡直像在自言自語一樣。
  瞥了那只是站著的人偶一眼,多妮妲拉開一直繫著的緞帶,燦金的髮散開、宛如秋後搖曳的麥穗,「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不準給我毫無反應!別想欺騙同樣為人偶的我,你明明是聽得懂的。」邊說邊將絳色的鍛帶繫在人偶「原型」的右手上,「我也不期待你說些什麼,不過只要我問你意見的時候,舉起有緞帶的這隻手是同意,另一隻手是不同意,知道了嗎?」
  巨大的陰影投射在地上,時間彷彿被凝固成不再流動的水。對方的靜默反而像是對她的譟動的一種諷刺。
  「真討厭……」瞇起紫水晶色的雙眼,少女轉身前進,「為什麼我非得跟你一起出任務,而不是另一個跟我類似的人偶呢?」
  「如果趕快找出更多的法典的話,就會有同伴了吧。」
  多妮妲忍不住想起那些看過的童話故事。
  因為一切都太過美好,所以讓她也覺得應該要順利才對?
  那些勇敢的主角身邊總是聚集著很多很強大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黃金時代留下的著作,那些隊伍的組成之中總是有個自動人偶的角色──那樣的一個團體在許多出身入死的場合互相扶持,或許有些許的人會離開(死亡),但整體而言最後大家都很快樂。
  是真的快樂。連那個在過程中犧牲掉的自動人偶也是,她能感覺到他因幫上忙而生的那種喜悅,即便最後隕歿。
  『我們本來就該如此。本該盡情地閃耀,而不是在黑暗中無聲無息地消失。』
  來到建築物之外,昔日的光華已不見蹤影,破敗的殘骸召告了時間的痕跡。
  『……絕對不讓鏽痕爬上我的軀體。』
  下定決心地喃喃出聲,但僅有口形而無言語。


  「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
  隨手丟棄著垃圾,少女利用她在黑暗中不受影響的眼睛快速過濾這個遺跡內的一切。
  不同於上次被水吞噬的遺址,這次的文明殘骸是被綠意包圍。除了被爬藤植物覆蓋住原先光滑的牆面外──當然在植物氣根與吸盤的作用之下已經顯得不再那麼氣派──建築物的窗戶也已經阻擋不了靜默生長的綠色入侵。
  「別愣在那裡,你也快幫忙找啊。」
  利用命令的方式使原型開始動作。也許是因為人工智能不同的關係,必須要用極為肯定的句子或是較強烈點的語調,那尊「木頭人偶」才會開始反應。
  「……這或許得請博士再加強一下呢。既然都可以使用那項技術讓我能夠像現在這樣了,那讓你跟我類似、應該也沒問題吧?」
  帶著這個人偶實在非她所願,畢竟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想要一個可以互相對話的對象,而不是向現在這般喃喃自語。不過博士也說是為了要測試這傢伙的性能,再加上這個人偶似乎曾經在探索的過程中被破壞過的樣子。這次再來到這個地方,多妮妲覺得謹慎為上。

  嘻嘻、嘻嘻──

  才正想著要小心,黑暗的深處卻傳來奇怪、無法辨識的聲音。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少女只好再次回頭喊道:「喂、跟緊一點啊。我們要再往下一個房間去搜索了。」邊警戒地望著方才聲音傳來的方向,然後前行。
  「如果再次把你弄壞,可就難跟博士交待。」想著前不久還將這孩子仔細修過的事,多妮妲一點也不覺得在她的守衛之下還讓這尊人偶受傷是什麼有趣的事,即便她覺得這傢伙沒什麼能派上用場的地方,但是讓博士失望這種事在運算系統中還是不被允許的。
  ──博士的命令就是一切。她是為了博士才誕生的存在。
  看著對方跟上自己的腳步,多妮妲甩開手上的大鐮,傾聽著四周的動靜。

  騷動的聲音。
  外面的樹林中似乎有什麼物體正在快速移動,無法清楚辨視的殘影,在快速通過樹與樹之間的空隙之後欺近眼前,在破碎的玻璃中間,最後能夠清楚看到的只有那雙紅色的眼睛──
  「哼、就是妳對吧。」
  在鮮紅色的刀刃刺穿自己的頸子之前,多妮妲用鐮刀柄撐開與對方的距離,即便她已經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眼中自己的倒影,「就是妳這傢伙欺負我們家的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回答、僅有尖銳的笑聲從對方的口中逸出,瘋狂的神色像是聽不進任何話一樣,只是一個勁地施力想要讓多妮妲屈服;但這場力量的比拼很快就轉了個方式,無名少女被阻擋下來的攻擊沒有停頓很久,不過是瞬間,對方已經拉開武器並朝著多妮妲沒有防備的腹部戳擊。
  「嗯……」悶哼了一聲,多妮妲伸手抓住那把刺進她身體裡的武器不讓對方離開,另一隻手將鐮刀的刃架在對方後頸,趁著對方還來不及將武器拔出的同時向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雖然成功造成傷害,但並不是熟悉的溫度跟觸感,這次的攻擊僅劃開了幾綹髮絲以及對方的側頸。即便大量的血液從傷口噴出,理應就此喪命的傷勢卻只是加深對方眼中的瘋狂。
  看著自己的血液,一開始展開攻擊的那人反而顯得更加興奮,包裹著黑色手套的手像是不相信自己受到傷害似地不斷地確認傷口的存在,並把血抹得到處都是,一邊露出像是個無知孩子的嬌笑神情;如果她的嘴角沒有拉扯成那樣的角度、又或者她的眼中沒有盈滿殺戮狂熱的話,或許還可以當她只是為了自我保護而攻擊他們,而非單純對這樣的破壞上癮。
  不過、是只針對她。
  她跟她是一類人,至少在追求值得自己狩獵的獵物上抱持同樣態度。
  在這次的突擊後,多妮妲暫時獲得喘息的機會。她在地上翻了個身,利用鐮刀將自己從地上撐起,插在腹部的兇器為了避免大量損失體液所以並沒有拔出。她看似愣愣地站著,然後命令腦部協調身體各處的動力分配,以及運算出能夠擊敗眼前傢伙的所有攻勢與成功機率。
  ──機率難得的低。自從她接下任務在各個遺址闖蕩以來從沒見過的紅字。
  「哈哈、真是有趣耶,真有趣!」張著血色的眸子,對方毫不避諱地表示那想要將多妮妲拆吃入腹的欲望,「是那個傢伙把妳帶過來的嗎?真沒想到原來還有像妳一樣這麼經得起殺的存在。」
  瞥了對方一眼,多妮妲最後判定這應該也是跟她一般的存在,不然受到那樣嚴重的傷後不可能還站得起來,「妳是誰?來這個地方做什麼?是誰派妳來的?」
  「啊呀,一定要有人派我來我才能來嗎?」伸出手指捲著自己的紅色頭髮,無名少女已經不在意自己還在滲出的血,只是一個勁地笑,「我想、我會出現在這裡,說不定就是為了遇見妳呢──」
  多妮妲在對方有動作的瞬間就舉起手臂阻擋住敵人的欺近,但對方朝她衝過來的勢頭太猛,她只得跟著對方一起翻滾到地上。原本插在身體內的兇器也因為這番拉扯而落了出來,再次被原持有者撿起、握在手裡。
  「告訴妳喔,我叫做史塔夏,史─塔─夏──記住我的名字了嗎?不要死太快喔,不然我會很無聊的呢──」
  「我管妳叫什麼名字。」壓住正在出血的地方──雖然嚴格來說那並不是血,只是維持她基本運作的體液而已,但對於他們這樣的人偶來說,就跟人血是一樣的道理,不同處只在於流光了之後只會停止機能而不是死亡而已。
  「這樣可不行呢。」史塔夏拉開手上的巨剪,頓時便分為兩把利刃,「我可是對妳很有興趣的喔,可別讓我失望啊。」
  「就說了、誰理妳啊。」在對方的雙刃以交叉的方式絞向自己頸部之前,多妮妲便側身偏過即將密合的刀峰,同時將鐮刀橫斬向對方的腰側。
  卻沒有預期的一分為二。
  多妮妲嘖了一聲,趁著對方又要再次衝過來的同時用力吹了聲口哨──那是她與原型約定好的暗號,透過事先的命令、在她無法分神指示行動時代表他可以協助攻擊的意思──然後便踩上史塔夏為了阻止原型而伸出的手,由上而下地想要利用這一刀斬了她。
  但史塔夏的本能在鐮刀壓上她頭頂之前便將分開的兩柄利剪向上交叉抵住攻擊,用力將兩半剪刀拉開之時也剛好將鐮刀完全挌擋開來;多妮妲因此失去平衡而跌坐在地上,只能親眼看著原型在史塔夏再次使出刺擊時擋在她正前方。
  刺穿金屬的劍尖就這樣剛好地停在她紫水晶的眸子前,然後一切靜止。
  看著染上人偶體液的劍尖,多妮妲感覺到自己的理智正在逐漸消失,身為自動人偶的本能正要支配一切。然而史塔夏並沒有注意到多妮妲的異狀。
  「討厭,剝奪我樂趣的木頭人偶,看我怎麼對付你。」史塔夏一腳踩在原型的身上,一邊將深深埋入的剪刀拔出,耳邊傳來風刮過的聲音──
  「『木頭人偶』是我才可以叫的。」
  在史塔夏回頭的那一瞬間,多妮妲已經欺身到對方後頭,打算給予她決定勝負的一擊。


  再次睜開眼睛時,多妮妲望著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回來了?」
  看著接著複雜糾結線路的手,她想她應該是回來了。
  多妮妲小心翼翼地坐起身。並沒有在房間裡看到博士的身影,於是她將目光移到周圍顯示著她狀態的儀表板上頭,看著自己在經過這一次的任務之後在基本活動的數值上有無任何異狀。
  看起來一切正常。
  所以少女索性將手上的線路一一拆掉──她不想等到博士來幫她做這件事,這樣反而顯得她對一切更無能為力似的──然後便輕巧地跳下工作檯,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打算等等去找博士匯報情況。
  在把最後一顆扣子扣上時,她聽到走廊上傳來博士正往這個方向走來的聲音,於是便快速地抓順自己的頭髮,然後立正站好等著博士進來。
  ──不過博士沒有進來。於是多妮妲三步併作兩步地跑上前去,剛好看到博士消失在前面的轉角。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又再次跟上、想要看看博士到底在忙些什麼,以致於沒有來關心她的狀況。
  不想被發現,所以放輕腳步邊跟著博士的步伐,多妮妲來到另一間研究室,在踏入代表房門的那條線之前感到了些許異樣,莫名地恐懼攫住了她,彷彿有人在她耳邊告誡她不得進入一般。『但是博士在裡面』,她這樣對內心的話語反駁,『難道我該害怕有博士在的地方嗎?』她說完後再次傾聽內心,這次沒有任何回應,於是她踏進房間,卻沒在進來之後看見博士的身影,就像是博士突然從這個房間蒸發一般。但這不是最詭異的一部份,最奇怪的是這間研究室她從未來過,身為幫手與打雜的她理應對於這整間研究中心了解透徹,但不知為什麼她就是對這個地方毫無一點印象。
  不過這沒有很大的影響,畢竟這些地方的配置都相去不遠。
  平常博士用來工作的工作檯上似乎有個人影,多妮妲看著連接出來的電線以及顯示在作業控制台上的資料,猜想或許是博士針對某個自動人偶的實驗?在戰鬥之中原型的能力受到限制,所以博士也許透過記錄的畫面了解到自己希望木頭人偶能有更進一步的戰鬥能力?
  邊胡思亂想著,多妮妲湊近工作檯。
  在那裡,她看到了……


  當陽光透過建築物的縫隙灑進來時,她正好睜開眼睛。
  「真難得,我居然在任務中的時候睡著了,是博士為了避免我不睡覺的防範機制嗎?」搖了搖頭,覺得剛剛在黑暗中似乎看到了什麼,不過在張眼的那瞬間一切又不甚清晰,「不知道現在是第幾天了……」
  四處張望了下,在昏睡之前的記憶逐漸回歸,一點一滴拼湊成最後她所凝視的紅色雙眼。
  「……逃走了嗎?」
  多妮妲蹲下身來戳著動也不動的原型,想著是要先把他丟在這裡、然後自己去繼續任務?還是先中斷他們這次的探索將一切先回報給博士知道?
  「真沒用耶,如果是跟我一樣的──」

  雪莉。

  彷彿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多妮妲馬上警覺地轉頭。
  但後方什麼都沒有、連那個自稱史塔夏的奇怪傢伙也沒見到。
  「剛剛是誰……?」
  偌大的遺跡中,只餘下她的問題迴蕩在無人的空間裡。

─ 完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