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罪。

CP:柯布 + 沃蘭德
小少爺內心年齡10↑有(?)注意。柯布不是好人。


  魔都羅占布爾格。
  ──聚集著所謂導都廢棄品的地方。

  行人三三兩兩、在不甚寬廣的青石步道上看似恣意地散著步,低垂的腦袋與插在口袋的雙手卻呈現某種防衛姿勢。這並不少見、更可說是這個地方常用的行走姿態,因為沒有人知道在下一個轉角是不是就會碰到些什麼,不論如何再小心一點總是沒有錯的,畢竟連看似天真的孩童可能都懷有貳心。
  腳步聲在不合適的時間響起……這不是一個適合在外遊蕩的時間,日落之後魔都瀰漫的是一股陰鬱沉重的氣息,空氣中彷彿飄蕩著陰謀的餘味,在悄聲的口語之間可能都藏著算計的訊息。樓房與樓房之間的狹巷都被房屋遮去了光,陰暗無比的小道充斥著所有見不得光的事物──如地下交易那些:殺人、毒品、娼妓等等,金錢是這裡唯一的公約,屬於下流者的事物在這個地方、這些地點猖獗。
  但其實,這個城市並非毫無法制,只是貴族們往往更在意自己與權力,畢竟花心力在這些於政治場上毫無地位的人完全是浪費時間;穿著華美衣服的人們自認他們的時間很寶貴,寶貴到可以用金錢計算的地步。

  在魔都羅占布爾格,他們的公約就是金錢。
  因此他們被視為人類文明的廢棄品,流落在世界條約之外的人們都聚集在這裡,在導都不想管的地方任他們自生自滅。

  先前的腳步聲仍在持續,以一種穩定、堅定的節奏在地上敲出聲響。皮鞋的擁有者在昏暗的地方用聲音昭告自己的來臨,在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之前,許多聞聲的犯罪者都紛紛提前走避。
  在這樣的羅占布爾格,一位打破地下世界隱規矩的惡魔正在以他的標準對這城市進行肅清。


  「……在哪裡?」
  「前面,大約是兩個巷口後右轉。」
  「給我比大約兩個巷口後右轉更精確的位置。」
  「報告副首領,目標已經被我們引到瓦夫區第二幢白色房子內,只要副首領一聲令下我們馬上可以狙殺。」
  「他是我的獵物,把目標帶到後就通通撤退。」
  「可是副首領,對方可是那個惡魔……」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他是我的,除非你也想親身體會我的力量。」
  「……是的,副首領。」
  在副手的指揮之下,所有隸屬於Prime One的嘍囉們依照他們的副首領──柯布的命令行事。準確執行的動作彷彿是軍隊而不是混混,但到底也只是對於力量忌憚的另一種方式而已。


  踏入那個空間的同時,就感覺到那股熟悉的氣息充斥著整個房間,自以為是聖職者的那種腐臭味道讓呢柯布忍不住啐了一聲,不屑與不滿的情緒同時升起,他不懂為何自己要為了小鬼的遊戲浪費時間;但他不敢大意,對方雖然看似小孩,擁有的卻是超越惡魔的力量。
  「……又是你嗎?」在對方踏入的瞬間,少年便毫無感情的綠眸望向來者,手上抱著的書讓人以為只是哪裡來的貴族小孩──雖然也確實是,但是讓人懼怕的一直都不只是那位少年的貴族身份,而是利用貴族身份隱藏的那股力量。
  「早在那群人左拐右彎的時候就猜到會是這種情況,不過我一點也不在意。」向柯布的方向踏出一步,凜然的神色宛若在禮拜堂的雕像,「等到除掉你之後,在這個地方,就不會再有人有同樣的力量阻止我行使正義了。」
  「倒是挺狂妄的、小鬼。」加重後面兩個字的輕蔑,柯布將小刀拿在右手上開始把玩,「別忘了上次的決鬥是誰差點反被收拾。」
  「那次的意外救了你一命,才讓你可以在這裡說大話。我的正義是不會放過任何違反正義之人。」少年偏頭,手上雖然沒有任何武器,不過從柯布的視線可以看到少年週邊的空氣開始漸漸地在扭曲,「而你,有罪。」
  「哈,這就是你審判的結果嗎?」柯布扭曲著臉笑著,「你以為你在守護這座城市的和平?承認吧、沃蘭德,這座城市早就墮落的無可救藥。你自以為有罪的對象不過就是在這個腐爛的世界一角企圖掙扎活下來的螻蟻罷了,而殺了這些已經不具有生存意義的邊緣人物就是你以正義之名在做的事。天真的小少爺,你的生活中什麼都有,所以才不把人命當一回事。」
  「……就因為我擁有一切。」沃蘭德伸出左手,「所以才不能對於這種不正義之事視而不見。」
  在少年的指尖指向對方的同時,一股強勁的力量向柯布這邊推擠,但在實體真正碰到他之前,青年的小刀已經將襲向他的惡意斬去。
  「地下組織維繫著地下世界的和平,而在表面世界的人就應該對這一切不聞不問?柯布,你們的才不是正義,在犧牲他人的權益之下滿足你們幾個少數幹部利益的行為不可能是正義。姦淫、貪婪、傲慢、墮落,可以形塑的罪名安在你們身上竟無一處不合適,我想我應該不用特地宣讀你們的罪狀,反正數也數不清。」
  在少年說話的同時攻擊也持續著,雖然柯布憑著直覺閃過一次又一次無聲無形的攻擊,卻連一步都無法靠近那個冷酷無情的少年。他還不清楚那個少年的招式,但是憑著經驗他開始可以掌握一點突擊的機會。
  再另一次揮刀斬下看不見的攻擊之後,柯布繞到少年後方,放出大量的小怪物以從各個角落襲擊對方四肢。
  沃蘭德的手似乎是個暗號,每當他揮下的同時都會有股無名的力量湧出。

  ──果然還是個小鬼。
  看著少年被突然出現的異空間怪物嚇到的樣子,柯布覺得說不定這次可以收拾他?但才想著而已就看到少年退後幾步將自己困在牆角,讓他召喚出的小怪物行動受限,只能維持從正面攻擊。但正面攻擊的效用剛剛柯布已經親自證實過了、幾乎是完全無法對對方造成傷害。
  「明明是個連刀都不會拿的小鬼頭,到底是哪來這麼棘手的力量。」
  柯布反手斬開另一道攻擊,原本插在口袋的左手也掏出小刀,「小鬼,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正義被伸張。」咬字清晰地吐出這幾個字,沃蘭德堅定地看著柯布的方向。
  「難道殺人也算是你正義的一環?」挑眉,柯布看到少年眼中閃過一絲動搖,「如果說殺人可以解決你所謂的正義問題的話,那你跟我們有什麼兩樣?」
  「……我以正義的名義行事,而你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
  「你敢說這就不是為了你自己欲望,哈,不要笑死人了。」柯布彷彿聽到今生所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抽搐著,「就為了你自己的欲望,殺了我們多少兄弟啊。敢問小少爺,你願意為你自己的罪負責嗎?」
  「……。」沃蘭德皺眉,對方或許以為他會因為這幾句話就動搖?「你以為,我沒在為我的行為負責?」
  攻擊在少年吐出最後一個字時暫停,扭曲的空氣中隱隱可以看到人形的影子,不過不同於一般人,那個影子沒有實體,似乎也沒有雙足,就只是一個類似人偶的東西浮在半空中。
  柯布以為他看錯了。但轉念一想,能夠劃開異空間召喚別的力量來行兇的自己,怎麼不可能會遇到另一個與他相似的存在。
  男人勾起嘴角,一直不能理解的力量的秘密,似乎都有了解釋。
  「小鬼,你也到過那個世界吧?」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到過那個世界的你怎麼會以為這個世界還是有救的?」柯布將一把刀子收進口袋,只餘下一把上上下下地丟著,「你們這些貴族可以活在屬於你的世界,我真不懂你為什麼要為了那些你這輩子可能都不會再見一面的人拼命;他們甚至不會感謝你,也只會覺得你是個怪物。」

  「即使如此。」沃蘭德往前踏出一步,「我也只是在遵從我的正義而已。」

─ 完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