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he Last Three Days

多妮妲中心本後續
基本上不閱讀也不影響就是了w
Google文件好讀版
The Last Three Days
作者:潔子花


  「你好,我是多妮妲。」
  「多妮妲……?」

★★★

  最後三天,知道自己生命界限之後還想做什麼?
  多妮妲扳著手指數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這三天如果時間足夠的話,她應該還可以再見到三個人左右;聖女給她的能力對方並沒有拿走,所以她還可以隨心所欲的移動。
  「再怎麼樣還是要回去的。」想到這邊的女孩忍不住嘆了口氣,彷若真人一般的情感反應在她精緻的小臉上面,「就算是、想要逃得遠遠的,最後還是沒辦法吧?」
  搖著腦袋,雖然已經想起了大部份的一切,不過還有最關鍵的、那個的記憶還沒想起來。
  「沒想到等不到那天嗎?沒辦法回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到星幽界去……」聳了聳肩,對於過去後悔這種事來說不是她的個性,她還是習慣一切都往前看、就算是前面是看不見的黑,但她還是願意相信之後一定會有光明。
  「我才不會就這樣結束在這裡,我可還沒有放棄。」
  對著不存在的敵人吼著,多妮妲一把將自己的鐮刀甩扛在肩上,往她記憶最深的那地方走去,「不管怎樣都是要回去的。那就走吧。」
  像是對自己喊話、鼓勵自己一般,多妮妲踏上回去的道路。

★★★

  雖然有很多想做的事、想見的人,但她還是先去找了他。
  為了在那個世界時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承諾。

  然後在那個地方,必然地──
  當多妮妲得意地站在他的前面時,她不會承認她的指尖在微微顫抖。
  「我是多妮妲啊──」故作輕鬆地說著,但她把對方的樣子深深印在自己的腦海裡。

★★★

  『但如果妳那麼怕的話,看到妳睡著的時候我會叫妳醒來。』
  這句話仍然讓她感到放心。
  「謝謝你。」
  其實她是想這樣回的,不過總覺得這樣說出來就是自己認輸了。
  她說不出口。
  看著那個王子完全鬆懈在他的夢境之中,她不是沒有羨慕過那種安寧。只是那種純然的靜一點都不適合她。她從無誕生,清楚地記得有關於那時候、那個場景,莫名地被被許多不知道、不曾接觸過的東西充滿的感覺,然後她就突然存在。從她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感覺得到那種無法見到世界樣貌的無能為力開始,就更掙扎著要永恆地存在在這世界上。
  因為不曾擁有過,所以擁有之後才更珍惜。
  她跟那個女人不一樣。她因為不記得所以她不在乎死亡。
  可是她……
  「雪莉、我想妳只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存在。」
  人偶的出生是為了製造者,依製造者的意志行動就是她們存在的意義,但是她不懂、她太像人類所以她不懂。不懂為什麼她們的存在某程度上是個奇蹟、不懂她們能夠伸出手這樣簡單的動作,是經過多少運算與機械組合才有的結果,她想她更不懂,光是思考這樣的一件事就讓她們如此地不同。
  但她曾經以為自己是人類,所以忘了這件事。
  就跟所有人類認為他們的存在是理所當然一樣,所以不把活著當成是恩典。
  「我可沒有這種恩典呢。」
  輕聲說道,便推開門,順手打上另一位多妮妲的開關讓對方沉睡。
  「對不起,但有些話我想跟博士說,所以只好對不起了。」
  看著軟倒在地上、彷彿只是熟睡一般的女孩,多妮妲跨步走向博士工作的地方。
  ──對自己殘忍這種事,只是在傷痕上多劃一刀罷了,她已經習慣。

★★★

  與博士的談話依然沒有結果,但至少了結了卻一椿心事。
  歌聲還不完整,不過她想讓他知道──
  「你聽到了嗎?你已經完成了。」
  說完最後一句話後轉身就走。這已經不是她的舞台,雖然她是曾經的女主角,且仍然對這場景深深地眷戀著……只是已經謝幕的劇就該結束,不該存在於現世的她雖然保留了那時候跳動的澎湃,但也無能為力;即使這樣,依然想要證明自己是最棒、完成度最高的人偶。當作是最後。
  人偶之歌,唱出來的重點不在旋律、不在歌詞,最重要的一直都是顫動於空氣中的靈魂。
  捧著自己的心,多妮妲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這就夠了。

★★★

  再次踏出,是在夜色低垂的庭院裡。
  在星幽界宅邸的時候她曾經旁敲側擊了那個女人在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雖然對方一點都不想多說,不過隨著她不斷地詢問還是一點一點地鬆口,直到可以勾勒出那天晚上的一切。
  所以她了解,她也有重要的東西、在乎的事物。
  ──但也只是有勇無謀的行動而已。
  雖然想這樣笑她,但她想或許也不能全然怪她,畢竟她們是可以驕傲並自信地存在,只要是她們想保護的、想爭取的都理當去做,這並沒有錯;問題是在於那個。

  踏在夜色之中讓她感到害怕,即使已經知道自己即將會面對到的事,但她幾乎連自己的武器都握不緊。
  啊、對了。她的武器、她的血腥瑪莉……
  在真正涉入那女人的過去之前,她將這項物事平整地埋在花園之下,在上頭擺上一朵小花做為祭悼。
  「僅獻給所有被我狩獵的靈魂。」
  她低聲說著,在胸前劃了個祈禱的符號。

  她將她的頭髮染上她討厭的金綠色。
  她將她自豪的紅色脫下、穿上她最討厭的紫色衣服。
  「看、簡直是一模一樣不是嗎?」
  她彷彿聽到某人訕笑的聲音。
  在感受到與那女人同樣的絕望之時,她似乎了解到,世事不過是如此。

★★★

  「我沒有想過會在遇見你。」
  「說好了會來接小姐的,小姐忘記了?」
  「沒那回事,只是……我以為那樣就結束了。」
  「作為引路人可是要負責到最後。尤其我還答應小姐一定會來接妳的。」
  「這時候就會覺得你忘了也無所謂。」
  「別這樣說。怎麼可以忘了跟淑女的約定呢?」
  「好了、」有些受不了對方似的,「話說夠了吧,要怎麼處置我?再回收?再奪去我的記憶?」
  「嗯……都猜錯了呢。真可惜。」
  「不然?」
  「小姐不是想要離開這個輪迴嗎?」
  「……如果還有機會的話,但已經不可能了吧?在星幽界或許有辦法,不過現在這種狀況根本就……怎樣都使不上力啊。」
  「的確,再死過的生命為什麼還會存在呢?」
  「因為聖女的力量不是嗎?」
  「也許是、也許不是。」
  「可不可以拜託你不要再賣關子?總之,連身體都沒有的我也只能跟著你走了吧?」
  「放心吧。」對方輕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小姐一定會喜歡的。」

  「那是死者的聖地、靈魂終將安息之處。」
  「該說恭喜嗎?小姐終於離開妳所討厭的那個世界、那個輪迴了呢。」


─ 完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店長名片

潔子花

Author:潔子花
開花的雙子葉植物

記事手札
訪客留言
小花書籤
次元空間
好友戳戳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